“养宠大国”日本,是如何阻止弃养虐待宠物的

Blog 4个月前 kuko1028
82 0 0

四五年前,我的一位朋友在日本迎来家中第一位毛茸茸的宠物成员后,认真又严肃地向我“安利”道,这是一只安装了芯片的猫。也许那一瞬间,她看到我疑惑的眼神中跑过了无数科幻电影的奇妙片段,她随即大笑着向我解释,芯片的作用只是确认猫咪的身份

但我正式了解宠物芯片是三年前,那是疫情出现前我最后一次回国休假。当时我试图把我的猫也带来日本,于是我第一次知道,如果我的小土猫要合法地登上国际航班,并顺利走出东京的机场,除了要有无数疫苗和体检的证明书,同样也需要成为一只“芯片猫”,一只植入了芯片的小土猫。

“养宠大国”日本,是如何阻止弃养虐待宠物的

那时候阻止我最终作出决定,放弃带小猫到日本的原因,一是在当时我住的城市及周边地区,我没能找到给猫咪植入芯片的地方,二是担心植入芯片对刚刚半岁的她是否安全。所以至今,她仍然留守在老家,代替我在老家吃好喝好,平时每次在监控里看到她都觉得,“嗯,又胖了,挺好。”

当时,按照日本的规定,还只有入境日本的猫、狗,必须在入境前注射电子芯片,作为身份识别的唯一证据。但从今年6月1日开始,“芯片”正式成为了日本所有宠物猫狗的标配。根据最新的日本《动物爱护法》,今后从事繁殖或销售宠物的从业者必须在宠物猫、狗身上植入芯片,宠物主人在购买猫、狗后的30天内,必须登记姓名、住址、电话号码等信息。已饲养宠物的民众或动物保护团体等也有给猫、狗植入芯片的义务。这一规定是为了防止遗弃和虐待宠物,同时帮助意外走失的宠物。

养宠大国对弃宠虐宠的应对

据统计,截止到去年,日本宠物猫狗的总数量已经达到了1855万只,超过了日本15岁以下儿童的总人口数。疫情又进一步推动了日本民众的养宠热情,去年的一项调查显示,日本宠物主人的对宠物狗、猫的年均支出,分别约为3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8万元)和17万日元(约合人民币8600元)。日本宠物市场的整体规模,则已超过约3000亿元人民币。

日本的宠物相关法律相当强调宠物主人的照料责任,虐待或遗弃宠物都属于犯罪行为。2017年,日本奈良县一名宠物主人因反复将宠物猫摔打在地、致其脑出血并多处外伤后死亡,又将尸体随意遗弃,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

2020年6月起,日本的《动物保护法》进一步规定:无故杀害动物的最高刑期从两年提高到了五年,罚款额度从2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0万元)提高到了5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5万元)。虐待和遗弃行为原本最高是处以1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万元)罚款,在此基础上,又增加了最高一年的刑期。

即便如此,近几年日本的虐宠、弃宠案件绝对数量一直在持续走高(一些一线相关执法人员认为,越来越多的人在遇到相关案件时迅速报警,也是案件数量增加的重要原因)。同时,仅去年一年,日本还有约7.2万只宠物猫狗因走失或被遗弃而被收容,其中三成没能找到主人。按照法规,在收容期满后,这些宠物猫狗被执行安乐死。

2019年,日本政府开始大力推广宠物芯片,并将之作为一项积极建议写入了相关法律

此前,宠物芯片最初走入日本大众的视野要追溯到2011年的东日本大地震,当时,有超过600只得到救助的走失宠物,因找不到主人无家可归。这之后,人们认识到宠物芯片的永久身份标识作用。五年后,熊本地震时,不少人因宠物芯片得以寻回自己的宠物猫狗。

日本较为普及的宠物芯片是一种直径约2毫米,长8-12毫米的圆柱形电子装置,由兽医使用专用的注射器植入宠物猫狗的颈部至肩胛骨附近,费用折合人民币在300至600元不等。芯片上标示有全球唯一的15位身份编码,编码可以对应到数据库中主人的信息,也能查询到宠物的名字、品种、出生年月、毛发颜色等信息。

宠物芯片的安全性是不少宠物主人最担心的问题。不过,在世界范围内,宠物芯片普遍被认为是安全的。主要体现在宠物植入后一般极少出现不良反应,也几乎没有因外部撞击而造成损害的报告。专家称,植入时的疼痛感接近普通的注射。唯一已知的健康问题是由英国小动物兽医协会报告的,该协会在超过370万个植入了宠物芯片的宠物中,发现有两例出现了肿瘤,但肿瘤与芯片的相关性并不明确。

这次日本《动物爱护法》修订强调了给宠物安装芯片的义务,但主人拒不植入,可能面临什么处罚尚无规定。不过从过去几年的日本法律变化趋势,这样的罚则,未来很可能会写入其中。可以对标的是,英国也已将宠物猫狗植入芯片写入了法律,同时规定,如果宠物主人不遵守,将面临500英镑的罚款。

宠物老龄化与照料终身

与国内一样,以领养代替购买的呼声在日本的爱宠人士中同样广泛传播。领养宠物的人们在日语中被称作是“里親”,这一词语的原义是“养父母”,这也反映了日本社会对宠物领养者的期待或者说是要求──你必须做好了成为父母的准备。

不久前当我和几个朋友带着他们的宠物,去到东京的一个户外游乐设施时,我惊讶地发现,那里在出借婴儿推车的同时,也出借几乎同等规格大小的宠物专用推车,儿童票与宠物票的售价也几乎相当。不少宠物主人身上佩戴着宠物背带,把猫猫狗狗像婴儿一样背在身上,同时会人手一个不小的“妈妈包”装着宠物吃喝拉撒必备的物品。

园区内也为宠物和主人安排了方便共同就餐、休息的区域,甚至还有宠物专用的洗手处。朋友说如此周到一般还是在一些对宠物比较友好的设施里,但这样的“周到”其实折射出了,日本社会正在从多重意义上逐渐把宠物定位成一位名副其实的家庭成员

在日本,想要通过正规途径领养一只流浪宠物,需要符合不少严格的条件。比如必须确保你居住的房子是被允许饲养宠物且有充足的活动空间。招租广告中,除了租金等信息,往往还会写明,是否允许饲养宠物。一些领养机构,还会要求领养人提供家庭成员人数、收入等证明,送养后,大多还会定期回访或者要求发送近照,以确认宠物情况。

而在宠物主人线上交流的平台上,虽然没有明确规定,但主人们为刚出生的幼崽们寻找下家时,大多也会列出类似这样的条件,同时也会写明是否已经完成疫苗接种和绝育手术,费用是否需要分摊等。

随着饲养环境的改善和医疗水平的提高,日本宠物狗、宠物猫的平均寿命也达到了过去十年以来的最高值,最新平均寿命分别为14.7岁和15.7岁。目前,日本的高龄宠物正不断增多,已占到日本宠物总数三成左右。

正是为了应对宠物老龄化的问题,早在2013年,日本就已立法规定,宠物主人有义务照料宠物的终身。但照料年迈的宠物既需要专业知识也需要耗费极大的精力,以至于近几年,日本的宠物养老院也应运而生,目前日本已有百余家。这些养老院不仅会为宠物提供全天候生活护理服务,而且大多配备了专业兽医24小时看护,帮助宠物安度晚年。另外,“人宠共老”的现象也开始变得常见,日本出现了一些提供给宠物主人与宠物共同养老的养老院。

宠物老龄化和医疗问题带来的则是高额的经济负担。我身边有个朋友领养了一只小狗,刚到家那段时间,小狗还不适应,多次看诊、两度住院,最终花费2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万元)。所幸的是,朋友家在领养小狗前,就加入了宠物保险,每个月缴付一定金额的保险费,包括首月医疗费全免,后期就医或住院时可以赔付50%。

宠物疾病的高额花费,在日本也催生了宠物医疗保险行业的发展和成熟。统计显示,在日本有超过三成的宠物主人加入了宠物医疗保险,并且呈现不断增加的趋势。

很久以前在我采访一位宠物收容机构的工作人员时,我试图用极端的假设去听听看她的想法,我问她,如果有宠物主人因为主观客观的原因,确实无法继续饲养了,想放弃了,那应该怎么做呢?她当时正拿着小勺子在给一只近十五岁,已经几乎无法站立的白色贵宾犬喂饭,小勺子里的食物是用热水泡软并碾碎的狗粮。

她说,人类的世界很复杂是会有各种原因,但宠物的世界很简单,TA需要主人,也需要生存。即使想要放弃宠物,也应该对曾经你选择过的生命负责。想放弃时,是“你”不合适继续做宠物主人了,那就应该为TA寻找一位合适的主人。如果你认识到宠物本身就是一位毛茸茸的家人,就会理解,直接遗弃当然是违法的。

文| 一森酱在日本

版权声明:kuko1028 发表于 2022年6月6日 16:46。
转载请注明:“养宠大国”日本,是如何阻止弃养虐待宠物的 | Fofba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